主页 > 强奸另类 > 『[现代情感] 妹的初夜 -』

『[现代情感] 妹的初夜 -』

admin 强奸另类 2022年05月05日

我叫小莉

  在我19岁生日时,我仍是全无经验的处女。

  那天晚上,我就向我的26岁同住的姐姐小楽问及初次性交是怎样的。

  小楽不以为然地说:「这样无聊的事有什么好问的?」我说:「我已经满19岁,也应该知道了呀!而且,姐夫出差几天才回家,也正好有机会好好地谈谈。」小楽说:「不是伟澄那个不要脸的家伙要求和你干吧?」伟澄是我的23岁要好男朋友。

  我说:「甚么不要脸?我们是打算将来结婚的呀!」小楽说:「不是说他不好,而是,谈到这件事,男人都是不要脸的!」我说:「怎样不要脸法,我也想知道,也好有所准备呀!」小楽说:「他们嘛,就只顾着自己快活,那管女人受罪!」我说:「这是受罪的事?告诉我,是怎样的?」她就不肯再讲下去了,认为太不值得讲。

  好在姐夫不回家睡,我有时间苦纒。

  到底,我有很充份的理由:娘已经不在世,亲姐姐都不问,有谁可以问呢?

  我用了两个钟头缠她,终于把她的故事套了出来。

  我听完了觉得小楽这人是颇有问题的,但先看她的故事:姐姐小楽20岁结婚,姐夫是39岁的商人,早年丧妻,娶了姐姐为继室。

  姐姐其实不是很爱他;她对男人都不特别感兴趣。

  但姐夫经济环境好,而姐姐赚钱能力不强,又要养活我供我读书,而这个男人热烈追求她,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。

  洞房之夜,姐姐洗过了澡在床上等着,她已关掉了所有的灯,只有窗帘缝透进来外面的微光,仅可辨别物件的轮廓。

  唯其如此,姐夫一推门进来,有外面的灯光在后面衬托着,就可十分清楚看到浴后的他竟是一丝不挂!小楽的心恐惧地狂跳,因为本来粗壮的姐夫在此情形下更像一个巨人。

  而由于背光,位在身前下体的阳具还未看见。

  跟着姐夫关上房门,房中回复昏暗,小楽才定了一定神。

  但才一秒钟,她又如遭雷殛,因为房中灯光大亮---姐夫已用门边的开关亮起了天花板的大灯。

  她猛然看到姐夫的裸体正面。

  他的阳具已经勃起,大约10公分(4寸)长,形似一只粗粗的香蕉,紫红色似蛇头的龟头斜斜向上,整条顔色似未剥皮的马铃薯,正在一擡一擡的。

  他的阴毛一大片浓黑,伸展到肚脐。

  下一瞬间,她已紧闭眼皮,不肯看这丑恶恐怖的画面。

  她盲目地挥着手,呼救似的颤声叫道:「关灯!…… 关… 」忽然她又窒住了,因为她感觉她挥动的手握住了一件软中带挺的东西。

  本能地张开眼皮一看,才知道姐夫已来到床边,把硬挺的阳具塞入了她伸出来的手中。

标签:
>